顺应经济趋势 把握不良资产投资机会

2020-01-03

近日,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”的主论坛上,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总裁邓智毅发表了题为《把握经济下行周期中的特殊投资机会》的演讲。本届年会的主题是“共建金融新秩序”,主论坛的议题是“经济新动能主论坛”,说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这个过程当中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作为特殊的存在,为国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起到了“稳定器”的作用。

 

邓智毅主要从经济下行周期中,如何顺应数字经济趋势,把握好特殊投资机会方面进行阐述。

一、特殊机会投资是经济下行周期中一座等待开发的金矿

(一)特殊机会投资概念及在我国的表现形式

特殊机会投资中的“特殊”主要表现在投资标的上。在国外,特殊资产一般指“经济到了特殊周期、宏观环境到了特殊阶段、某些标的遇到了特殊事件,导致标的物处于特殊困境的、受压的状态”,主要包括违约债券、不良债权、危机企业、遭抛售的实物资产等。对于特殊资产处置,当前国际主流操作模式为托管集中治理模式,即剥离“好资产、坏资产”,设立专门的第三方机构解决坏资产,收回资金变现资产。这些第三方包括政府成立的资产处置主导机构,如美国的联邦存款保险公司(FDIC)和重组信托公司(RTC)、日本的整理回收机构(RCC)、韩国的资产管理公司(KAMCO)等,还包括一些民间另类投资机构,如黑石集团、阿波罗、橡树资本等。在我国,特殊机会投资主要指不良资产投资,投资机构包括华融、信达、东方、长城四大资产管理公司,各省(市)设立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、银行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(AIC)以及部分未持牌民营资产处置机构,初步形成了“4+2+N”的市场竞争格局。投资对象主要包括股权投资(债转股及并购业务)、实物投资(地产、酒店等实物资产的投资)、信贷资产(不良贷款、债券、证券化)等。

(二)历史证明经济下行均伴随着特殊投资行业的大发展

在经济下行周期,市场中资产供给量大、议价空间充足,常被视为资产收购黄金期。与此相反,经济上行时,资产估值水涨船高,是资产处置的良好时期,能够顺利实现较好的收益回报。基于不良资产的特殊机会投资,借助于“逆周期收储、顺周期处置”,可以熨平经济周期波动的天然优势,在经济下行周期中,往往伴随着特殊投资收购机会的迸发。世界历次金融危机后也均伴随着特殊投资行业的快速发展。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例, 2007年至2010年间,美国破产银行数量从3家增至157家,不良贷款率从3%升至5.46%,不良贷款账面总值4100亿美元。企业债券违约率也从2008年的1%升至2010年的10.74%,票面总额达1239亿美元。在此期间,尽管美国政府已授予7000亿美元用于购买和担保问题资产的额度,民间特殊投资行业依然得到蓬勃发展,仅2008年一年,特殊投资基金的募集规模就超过了520亿美元,并壮大了橡树资本等一批致力于不良资产行业的另类投资公司。

(三)我国特殊投资呈现难得的机遇期且市场潜力巨大

近年来,我国经济发展迈入了新常态,面临着日趋严峻复杂的内外部经济环境。中美贸易摩擦扑朔迷离,叠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入深水区,中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放缓,今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速降至6.2%,创下有季度统计数据(1992年)以来的最低值,面临经济下行的重大挑战,各类“爆雷”时有发生。在此背景下,我国的不良资产投资风口已来临,且正呈现难得的价格机遇期,不良资产市场正呈现量升价跌态势,今年上半年资产包平均价格较去年跌幅近半。不良资产市场规模持续上升,银保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2.37万亿元,较上季末增加1320亿元,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.86%,较上季末增加0.05个百分点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,存在违约及偿付风险的风险信托项目规模高达3474亿元,占整体信托资产的比重为1.54%,两项数据双双创下了有统计以来(2014年)的历史新高。加上银行体系3.82万亿元的关注类贷款和22.04万亿元的非保本理财,以及全国规模以上工业类企业间15.95万亿元的应收账款,会有一定比例转化为不良资产,潜在的不良资产总量巨大。

 

二、用数字经济的“新瓶”装各种生产要式要素的“旧酒”

技术对于经济发展的驱动效果是有目共睹的,正是一次次的技术革命推动了经济的跨越式发展。随着大数据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云计算等新技术广泛运用,世界经济已进入继农业经济、工业经济之后的数字经济时代,不断涌现出传统金融数据化、数据资产化等新趋势。数字经济是基于传统经济系统,以技术为核心驱动力,通过对数据的挖掘和使用而呈现的高阶经济发展形态。目前,全球各国都在抢占数字经济发展先机,高度重视“数据”这一生产要素,以至于美国政府将大数据称为“未来的新石油”。我国更是早在2005年就大力推动电子商务发展,并于2015年提出 “数字中国”建设。当前,数字经济在世界各国增速均高于国民经济增速,而我国凭借互联网用户规模庞大的优势,2016年至2018年,连续三年保持数字经济同比增速排名世界第一,且数字经济对我国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达到了74.07%57.50%60.00%2018年数字经济规模已达31.3万亿元,占GDP比重为高达34.8%

可以讲,数字经济正方兴未艾,深刻影响经济格局和经济形态。但是不管人类的生产方式、生活方式如何变化,一些基本的要式要素是不会变化的,如土地、房屋、资源等等。这些要式要素在旧的生产力和产业链中可能贬损、冻结、甚至沦为垃圾,但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。如果顺应数字经济的大势,用数字经济的“新瓶”装入要式要素的“旧酒”,具体来讲,就是用新的生产方式,让这些基本的要素重新焕发生机,特殊投资机会将产生价值裂变。

总之,经济下行周期是收储特殊资产的大好时机,但仅仅收储特殊资产是远远不够的,只有顺应数字经济的大势,给特殊投资机会插上“翅膀”,宝马娛乐城才会成为价值挖掘的真正赢家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